「出國」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e6%88%91%e6%83%b3%e5%8e%bb%e6%97%a5%e6%9c%ac%e6%89%93%e5%b7%a5

「出國」這件事,原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
還在學校念設計的時候,系上常常會在暑假辦遊學營,我總是看著同學的照片,拿大家帶回來的紀念品;畢業旅行的時候,我是當時的策畫,同學提議要出國,鄰近的日本、泰國都好,因為家裡的經濟問題我買不起機票,最後辦了綠島,許多人沒有來參加。

畢業後平時白天上班,晚上要到咖啡廳打工,放假還要參加台灣設計師週。
時間真的是擠出來的,幾乎要把我自己給榨乾了,
台灣設計師週是設計師們下班之餘「自己」組成團隊、討論設計,展覽作品,
(也就是不會有薪水,還要自己花錢製作產品跟佈置)
雖然生活已經夠忙碌,但是參加設計師週能讓我展現自己想做的產品、
在當時是唯一讓我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2009年,設計團隊中有人報名了東京設計師週,也被獲入選,
在東京的展裡場地理會有一張桌子可以展示、販售我們的商品,
當時團隊裡的設計師大家忙於工作,只有我跟夥伴Yelo興致非常高昂的想去東京顧展。

於是我跟Yelo向自己公司請了假,前往東京設計師週
抵達會場佈置的時候,看著各國設計師聚集在此,有人忙著貼海報、有人忙著釘隔板,
雖然是在工作但也覺得超熱血的!!

img_0973

展覽結束的最後一天,會場內辦起了設計師party,大家用英文或日文交談著,
看著夥伴以流利的英日文跟國外設計師交換名片聊天之餘,
完全不會講中文以外的語言的我,只能在簡短的問候裡結束話題,
心裡很是落寞,覺得自己雖然來到國外,卻沒辦法打開自己的耳朵跟嘴巴。

當我們從展場慢慢走回旅館的路上,吃了一碗濃郁的拉麵,帶了兩瓶啤酒,
打算自己在旅館房間慶祝一番,
沿途的街景似乎是經過設計般的美麗圖畫,涼涼的風吹來,一切都好美,
或者純粹是我們很哈日?
"如果能在這裡生活一陣子該多好"
這個念頭油然而生,這個時候Yelo也告訴我幾個月後她再來日本唸書的消息,
"如果能在這裡生活一陣子該多好"我想這畢竟只是個夢想吧…
回台灣後我還是過著往常的生活,平日上班、晚上去咖啡廳兼差,假日參展,
忙碌的生活讓我似乎有所成長,但好像又看不見自己的價值,身邊的朋友一個個出了國。

沒多久,看到日本開放打工遊學簽證的消息,
可以在日本待一年,又能用打工來維持生活開銷,這是我唯一的出國機會!
於是開始補日文、申請日文簽證、跟家人溝通,
因為日本打工簽證只有一千人名額,聽很多人說可能要申請好幾次、還要有日文檢定?
在公布名單核對自己的號碼時,那心情跟大學聯考對榜單一樣。

申請上日本打工簽證了˙!!聽說很難申請的日本打工簽證我一次就申請到了!

但是別高興的太早,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幾年的工作下來也並沒有儲蓄,
沒有旅費、不會日文、沒有自己出國的經驗,加上龐大的學貸讓我沒有放手一搏的籌碼。
讓出走的夢想順延…

某天跟Max與Vel一起吃飯,他們剛從澳洲打工度假回來,
聊到我最近的狀況,「何不先到澳洲打工度假看看?學習當個背包客,並且存點旅費再去日本說不定更好?」
Vel在澳洲打工的櫻桃園老闆正好要來台灣玩,邀請我跟她們一起聚餐,認識老闆以及瞭解澳洲打工的生活是如何。
"突然要改去澳洲了?"
放下原有的生活跑去日本或澳洲,都是一個很大的改變,
我並不是一個完全正面樂觀個性的人,
現實的考量、要準備的資料一大堆,還有對於未知的恐懼。
"真的需要出走?流浪會比現在躺在床上好嗎?"我問我自己。

 

 

當時我躺在台北一間頂樓加蓋的小公寓裡,租了一間一坪大房間,望著霉斑的天花板。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