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北澤愛情故事4-溫馨小酒吧

dsc02010-2

今天工作特別忙,店長還跟我說最近人手不足,原本安排的休假也必須取消,疲勞加上無力感令人煩悶,我覺得需要唱唱歌來抒發,於是我傳了簡訊給尾崎問他要不要等我下班一起去唱卡拉OK。日本的卡拉OK包廂很小,一個人、兩個人去唱也不奇怪,點唱機裡可以用羅馬拼音點到台灣的流行歌曲,用拼音其實很難點到想唱的歌,我只要看到會唱的就點了,不一會歌單上已經滿滿的中文歌,轉頭問尾崎要不要點歌唱,他笑著說其實不太唱歌。只有我自己獨佔著麥克風,他聽不懂中文歌也沒在聽,只是很專心「看」著我唱歌。

痛快地唱了一個小時後,我們又去了對面的居酒屋,他明知道我在打工,很晚才下班他也沒先吃晚餐,他餓得發昏點了滿滿一桌的菜,從跟尾崎買的書看到他以前的照片,現在明顯胖了不少,我開完笑的問他怎麼變這麼胖,他說旅行時沒錢,常常三餐不濟也沒好好睡,回到日本覺得家鄉的食物太美味、也一直在外頭喝酒。

「你喜歡瘦的還是胖的?」尾崎問

「我不太喜歡胖胖的男生」我說。

尾崎緊張的說:「那我不吃了」

我:「點都點了就吃吧,不然這些菜要怎麼辦?我已經吃過員工餐了」

「我之後會減肥的」尾崎誇張地拍著胸脯然後趕緊吃著晚餐。

 

「OK」,是一間非常小的酒吧,門打開就只有一排約六個人的座、沒有走道、牆壁貼滿泛黃的海報以及一些塗鴉,舊舊髒髒的感覺。

尾崎沒有去街上畫畫的時候就來這間酒吧兼職當bartender,剛好就在我工作的居酒屋不遠,他邀請我下了班過去喝杯啤酒舒舒壓,順便練練日文交朋友。

因為酒吧太小了,只要有兩三個客人就有一種很熱鬧生意很好的感覺,大家擠在一起喝酒,尾崎會準備火鍋當下酒菜,暖氣開到最大,放著輕快的電子音樂,在寒冷的冬天裡,那間小酒吧卻感覺特別溫暖。

在「OK」喝酒的特殊規定一:拍大合照的時候,大家要一起比OK!

每個後來入座的客人,尾崎都會介紹彼此認識,每次我只要說我是台灣來的,客人就說睜大眼睛說:「就是你,最近老是聽到尾崎嚷嚷著認識了台灣來的女孩。」然後尾崎就會在吧台後面呵呵地笑著。不知道是不是「OK」的暖氣太強了,讓我的雙頰紅的發燙。在嬉鬧聲中看了看手錶,已經是這麼晚的時間了,跟大家說我先走了,有位客人問我為什麼要回家了,我說「明天要上班」。「OK」小酒吧的規定二:如果想要提早離開,大家會問你為什麼,回答了「明日仕事(明天要上班)」,要罰乾一杯才能回家。

尾崎送我出門口,又走了幾步路,在客人不會聽到我們對話的距離後…

 

「這就是我的生活,喜歡到處幫人似顏繪,還有這間OK小酒吧,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ok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