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北澤愛情故事6-日本男生齁

p1160206

在認識尾崎之前我已經訂了農曆年回台灣的機票,回台灣那一天他特地向打工的公司請假送我去機場。我通過了海關後,尾崎打了電話過來,咦?忘了甚麼東西嗎?「Casey 看你的後面…還看的到我喔….」轉頭一看尾崎還在海關處不斷地揮手。

今年過年恰好遇到情人節,原本沒情人的我害怕日本四處滿溢著浪漫氣氛所以選擇回台灣過年,誰知道半路殺出男朋友,人算不如天算,只能用視訊慶祝情人節。

點開視訊,尾崎的背景是吵鬧的酒吧,他正在朋友的酒吧喝酒,因為是情人節還特地帶了筆電過去,酒吧的客人還不時地出現在螢幕後方跟我打招呼。尾崎說他在路上遇到一個沒有地方住的背包客,等等要帶他回家借宿一晚,這個人真是善良但危機意識有點薄弱。

終於又回到日本了,拖著沉重的行李裡面是滿滿的台灣食物,甚麼都想讓尾崎試試。由於飛機抵達的時間是清晨,今天尾崎正好在「OK」當bartender,於是我直接去「OK」找他一起回家,他睡了幾個小時後又匆忙的去打工,等他下班我們約好一起吃晚餐。

尾崎下班後我陪他拿衣服去自助洗衣店,路上遇到尾崎的朋友,幾句寒暄後朋友問我們要去哪?他回說我們正要拿衣服去洗,「衣服不是給女朋友洗就好了嗎?」朋友說,尾崎苦笑沒有回話。

回到家之後,尾崎把洗好的衣服一一披掛在窗戶邊,在等他晾衣服的同時,我打開電腦整理回台灣時拍的照片,準備等等可以讓他看台灣的照片、吃台灣的點心,「尾崎你看這個照片是我回外婆家時拍的」、「這個點心是台灣有名的鳳梨酥喔」,想不到尾崎冷淡的回應「如果妳也一起幫忙晾衣服,我們就能早點出門吃飯」。

我並沒有意識到女朋友需要幫男朋友整理家務這件事,但日本似乎是常態,至少在尾崎跟他的朋友之間是這樣的認知。原本以為我們小別勝新婚會讓感情維持鮮度,卻有種期待落空的感覺。尾崎帶我去一間燒肉店吃晚餐,他知道我喜歡吃燒肉,經濟拮据的我們也只有在需要慶祝的時候才會來吃,原本應該很開心的時刻因為剛剛的摩擦而氣氛凝結。

「吵架的話,燒肉就不好吃囉~」他像是在哄小孩似的,然後一邊吃肉一邊唱歌直到我噗哧一笑,「燒肉好好吃喔」這對窮情侶在一間廉價燒肉店(這個月有特價)吃的心滿意足。

吃了一堆燒肉之後,我跟著尾崎一起去朋友的酒吧,他們一群日本男生聊著甚麼我都聽不懂,尾崎轉頭過來跟我解釋,他們的話題是「最近一次流淚為了甚麼」尾崎友人說是看到女兒出生的時刻,我問:「那你呢?」,尾崎說「你回台灣的那一天」。

dsc01959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