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自己的恐懼

SONY DSC

我是一個患有嚴重懼高症的人,到底有多嚴重呢?

從我去遊樂園坐兒童雲霄飛車尖叫流淚可以見得,但是來到澳洲之後每個背包客都跟我說一定要嘗試一次「高空跳傘」,高空跳傘跟雲霄飛車是不一樣的,因為高空有很強風阻,不像遊樂園是重力加速度的刺激感,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才有了跳傘的念頭,只是想想而已,沒想到這天來的這麼快。

跳傘高度分為一萬二英呎跟一萬五英呎,Hummer人高馬壯心臟也夠強,報名了最高高度,基本上跳都要跳了高度也沒有多大的差別,但我還是選了一萬二英呎至少能早點回到地面。

一輩子大概只跳這麼一次,在紐西蘭跳傘當然是最好的選擇,除了可以俯瞰美麗的雪山以外,如果想要拍照或影片留念,「N zone」在皇后鎮是相當有口碑的跳傘公司,不只教練背著你跳傘外還有一位攝影師跟著一起跳,拍出來的照片有別於其他公司僅由教練掌鏡,照片不是後腦杓就是歪臉。

抵達「N zone」等待著裝的同時,教練們過來跟等會要一起跳傘的旅客打招呼,看著Hummer的教練帥氣壯碩,我也期待著見見等會要交付生命的那個人。

「Hey, are you Casey?I’m your coach, Greg」,說話的同時我感受到中年教練的一股酒氣(也有可能是Red Bull ),緊張的心情湧上心頭,只能不斷地安慰自己,沒事的,教練都是很有經驗的,紐澳的人喝酒都跟喝水一樣。

穿好裝備準備要上小飛機之前,我的心情猶如要上斷頭台,攝影師在旁拍攝影片詢問我現在要幹嘛、心情如何,腦中一片空白只想著我為什麼要來這裡?

跳傘專用的小飛機大約能坐12人,跳傘者跟教練及攝影師三人一組共四組,只有我是在一萬二英呎跳出,於是我坐在機門旁,是第一組要跳傘的人。飛機上升時的每分每秒都像在凌遲,真的很害怕。

 

到了飛機停止上升的那一刻我知道時候到了,緊閉著雙眼,攝影師還敲敲我的護眼罩說「open your eye」,同時打開機門身後的教練抱著我一躍而下。

 

Hummer說我的尖叫聲讓機上其餘九個人都笑了出來,忘記了緊張。

NZON_NZQT_2013_08_26_C1068_4464NZON_NZQT_2013_08_26_C1068_4468-1

高空的氣流讓我們漂浮在空中,教練在我身後拍拍我的頭示意讓我看著鏡頭,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底下的景色,飄著幾朵白雲跟雪山的山頂,還是不要看底下比較好、再抬頭看著鏡頭,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但是眼眶泛著淚水。

當教練開了傘,用轉圈的方式看著皇后鎮,用手指著「Look! This Queens town, this is ….」(看啊!那是皇后鎮、那是…),我用虛弱的聲音跟他說「I’m dazzy」(我好暈),教練只好緩緩帶我飄下地面,攝影師已經在底下等著拍我降落的模樣,這回我是打從內心的笑了出來,「I did it !」(我做到了)。

 

 

NZON_NZQT_2013_08_26_C1068_4501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