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發行了新書「澳客行」之後,在台南辦了一場分享會,想跟新朋友分享這幾年來的國外打工經驗。到場的人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小小的咖啡店裡座無虛席,看過去都是非常年輕的臉孔們。上場前喝了一瓶啤酒壓壓驚便開始話當年,講著講著,有位中年的爸爸走了進來打斷了我的思緒,他進來走了一圈又出去,我想只是位客人看到在辦活動便離開了,過了幾分鐘他又進來,把一個稚氣的男孩子拉了出去。

非常明顯是家長來把想去打工度假的孩子拉回家,結束分享會回家的路上,我想起在高雄的分享會有位媽媽陪同孩子一起來參加。台灣的家長們對於打工度假這件事情太過於陌生,加上媒體不斷的報導著打工度假的負面新聞,家長難免擔心自己的孩子去國外的安危、回台後的社會經歷不如人等等,有些家長選擇跟孩子一起來聽分享會,了解狀況;有些卻是摀住孩子的耳朵帶回家關起來。

p1040862
原本反對的媽媽在我出國前夕的壯遊演唱會幫我慶祝生日

六年前當我第一次跟媽媽提起想去日本打工度假的事情,還特地選了個風和日麗的夜晚,帶她跟妹妹去吃晚餐,想說趁她心情好、也跟妹妹們串通好她們會幫腔,還是宣告失敗。「妳又不會日文怎麼去生活、工作?」、「旅費哪裡來?家裡完全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支援妳」,我被問的啞口無言,這些問題並不是透過父母同意就能解決的,但是如果我都準備好了,或許媽媽就能比較安心讓我出門?

後來輾轉透過朋友的介紹跟澳洲櫻桃園的老闆有了連繫,對方允諾會讓我去農場工作,於是改變計畫先去澳洲打工度假。存款加上儲蓄險裏頭的錢都領了出來,所有的家當換成來回機票跟一千出頭的澳幣、也找到一位正好要去澳洲的女生結伴前往,並且開始上網瀏覽前輩的經驗分享。我把所有的不安跟恐懼都藏在心裡,假裝自己很有把握一切會順順利利地,告訴媽媽我都準備好了,請放心讓我去實現看看世界的夢想,媽媽這次沒說太多但是她的不捨全寫在臉上,大學畢業後我日夜工作支撐家裡的經濟,是時候讓我去圓夢了…

家長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的安危,所以出發前我訂好的民宿、當地能聯絡的到我的朋友電話,都先讓家人朋友知道,剛到陌生的環境也隨時提高警覺,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

再來就是要「堅強」一點,就算沒那麼堅強,也是試著不讓家人擔心,我的個性向來是報喜不報憂,孤單寂寞、沒錢吃飯,這種小事就往肚裡吞吧,當初決定了出遠門,吃苦就都當吃補。

其次擔心的問題就是台灣的工作資歷

如果現在的工作妳/你不確定會做一輩子,那何不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多些嘗試,或許打工度假不會讓你的履歷在台灣的就業環境加分,但是一輩子很長,這一年並不會讓你人生砍掉重練,只是多了一些選項。

在日本那一年我從不會說日文到進入日本人的工作環境、跟他們一起慶祝節慶、下班後的居酒屋文化;從沒有日本朋友到交了日本男友、跟酒吧老闆聊人生;在見識了大男人主義後經歷了分手、但又因此結識了更多的朋友。自己經歷了許多、也成長不少,旅途中也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們,變成一個有故事的人以外還聽了不少別人的故事。

「這一年像是一輩子的濃縮」,要我說用一年的資歷換來人生增添的厚度實在是太值得。

請讓你的家長了解打工度假的性質以及目的,也請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家人擔心,出走的這一年,不管去哪個國家都好好地體驗你自己的人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