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的咖啡師故事2-唯一的台灣女性烘豆師

在今年的國際咖啡展(MICE)中的手沖大賽(Brewer cup)看到少見的女性面孔,當她以英文向評審介紹自己來自台灣時,內心受到不小的震撼,為這位台灣女孩感到驕傲與尊敬,Amber拿下這次比賽的第六名,也是墨爾本知名烘豆廠裡唯一的台灣女性烘豆師

Amber來打工度假之前並不是咖啡師,但是受到澳洲人喜愛喝咖啡的文化影響,對咖啡產生了莫大興趣,立下了想成為咖啡師的志願,抵達西澳Perth沒多久便買車北上開了兩千公里,只為了得到朋友介紹在北領地咖啡館的工作機會。

有了一點咖啡基礎之後,Amber來到咖啡文化之都的墨爾本,投遞了七八十份的履歷才得到一份在camberllwell咖啡館的工作,這間咖啡館非常的忙碌,Amber必須把自己鍛鍊出一個人一個早上做五百杯咖啡的速度,不忙的時段還跟著其他咖啡師一起研究如何做好拉花,她的表現以及進步讓老闆大為讚賞,捨不得將她侷限於此,大方地向墨爾本著名的咖啡館Code Black推薦自己的員工,在Code Black裡工作又開啟了Amber咖啡路上新的一章。

她思考著自己的下一步,對於做咖啡的各種技巧已經都熟悉了,要怎麼對咖啡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呢?Amber主動向老闆要求自己想要學習烘豆技巧,老闆與烘豆師都搖頭覺得她是不可能勝任。每包生豆都高達六、七十公斤,必須忍受在體感溫度五十度左右的空間烘豆,還有烘豆期間不斷呼吸進咖啡豆焦糖化所產生的粉塵,這些是連高大的男性烘豆師都感到辛苦甚至會受傷的工作,更何況是嬌小的Amber。

老闆給了Amber一周兩天的烘豆工作時數,希望她在嘗試之後能夠知難而退,Amber咬著牙像拖著像屍體般沉重的生豆,下班回到家雙手疼痛不已。到了隔週老闆問她還要繼續學做烘豆師嗎?「我要繼續做烘豆」Amber堅定地回答。

到了今天Amber持續地在烘豆廠裡工作,為了賦予咖啡豆完整的香氣與味道在高溫底下揮灑著汗水,再辛苦Amber還是滿臉笑容並且大方地跟我們分享最近烘培出哪幾支咖啡豆,讓大家一起品嘗。

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堅持信念以及求知若渴的心態,是成功的條件;大方分享以及主動幫助別人,是我在Amber身上看到更難得的個人特質。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