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取得雙朝聖證書(法國之路+熊野古道)_上

朝聖之路中的「法國之路」以及日本的「紀伊山地的靈場和參拜道」(熊野古道)是世界上唯二的兩條「巡禮路」世界遺產,這兩條道路也在1998年締結為姊妹道。只要先完成法國之路領到證書,再完成熊野古道就可以領到雙證書,但如果先走熊野古道就領不到喔!

(要先領到法國之路的證書再去走熊野古道喔)

領到法國之路的證書條件並非得走完全程八百公里,只要從倒數一百公里的小鎮薩里亞(Sarria)開始走到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Santiago de Compostela)大教堂就可以,而熊野古道要領取到雙證書也是要符合下列四條路線其中之一即可:

1.徒步從潼尻王子走到熊野本宮大社38公里

2.徒步從熊野那智神社走到熊野本宮大社30公里

3.徒步從高野山走到熊野本宮大社70公里

4.徒步從發心門王子走到熊野本宮大社7公里,再到熊野速玉大社跟熊野那智大社參拜(這一段可搭車)

我在三個月內完成法國之路(800km)、葡萄牙之路(240km)再飛到大阪走熊野古道,成功領到雙證書,一方面是覺得自己體能正好,已經在朝聖之路上練就「凱西1000」的稱號,應該打鐵趁熱直接去走熊野古道;一方面也擔心回台灣開始正常的工作生活,恐怕也不能這樣說走就走的旅行。

於是很快地便買了機票到大阪,再搭乘火車到紀伊田邊駅轉乘公車到潼尻王子,打算走的路線是徒步從潼尻王子走到熊野本宮大社38公里

糟糕的開始

為了搭乘最早的一班火車到「紀伊田邊」,四點半就起床,搭上公車後意識便開始變得昏昏沉沉,當半瞇的視線看見「滝尻王子」站牌,猛然驚醒的跳下了車。先到遊客中心領完地圖和蓋章的本子,覺得可以鬆口氣,比預計抵達的時間早了一些,可以吃兩口飯糰、幫手機充電,早上出門才發現手機剩不到10%的電力。翻了翻背包,慌張地將背包裡所有的東西都倒了出來,「充電線呢?怎麼可能沒有…!?」。手機如果沒電,這一路不僅不能拍照也沒有辦法導航到民宿。向遊客中心詢問能買到充電線最近的商店在哪裡,服務人員說必須搭計程車到鄰近的小鎮,這一來一回至少要花掉一小時的時間以及好幾千塊的日幣,我可能也得變更熊野古道領證的路線(改成第四條路線以縮短徒步的時間)。

我在遊客中心門口焦急的踱步,如果要維持原計畫現在就得趕緊出發了,但是有可能會在手機沒電的狀況下失去聯絡;如果現在去買充電線變更計畫,晚上預定的住宿就得取消,也不知道臨時訂新住宿有沒有位置,熊野古道的路線都是在深山裡,住宿不像朝聖之路這麼多選擇,得確定有地方住才能夠出發。

「不管了啦!先走再說」。朝聖之路或是熊野古道請祢們保佑我啊~~

里程數短但是難度高

 

熊野古道不像朝聖之路到處都有黃箭頭指路,走沒多久我就開始困惑到底有沒有走在古道上,眼前出現一塊大石頭旁邊似乎沒有路,大石頭裡有個小縫隙難道要我爬過去?身後一位來自印度的小妹跟我討論,她說看過部落格寫說是要鑽過去沒錯,但這個縫的大小只夠一個人在沒有背包的情況下過去,如果體型較大的登山者如何通過?我們倆一個先爬過去接背包再接著另一人爬,我真心懷疑鑽洞是必要的嗎?(註)

(非常狼狽的鑽出洞,照片是印度妹妹拍的)   (要沿途蓋章證明才能領熊野古道的雙證書喔)

兩人灰頭土臉爬出來沒多久就看到第一個蓋章的小木盒,很好,至少真的在對的路上。原本以為跟印度小妹會一起走,但她的速度實在太慢了很難配合,沒多久我們便走散了。熊野古道比想像中困難許多,雖然第一天才十二公里但全是山路,以樹的根為階梯沒有太多人造的鋪路,樹木高聳遮住了大部分的天空,只透進了微微的陽光,不只是難走還令人有點害怕,會不會有蛇?還是壞人?還是…..?拼了命的趕在太陽沒落前下山。

總算在五點天色轉暗時抵達今晚在「近露王子」的民宿並且成功在超市關門前搶到兩盒半價便當,一盒是今晚晚餐,一盒是明天路上的午餐(呀呼!!)。

走進預定的民宿,跟老闆娘簡單的核對完資料,抱著最後一線希望詢問有沒有手機充電線,答案還是令人落寞的。民宿看起來只有五間房間,朝聖者並不多,一組客人就是一間塌塌米房,與朝聖之路上數十人同睡一間相差甚遠。梳洗過後經過一間門敞開的房間,裡頭是一對歐洲姊妹正在討論著明天的路線,我輕輕敲了敲門問:「請問….你們有typeC的充電線嗎?」

姊姊:「有喔,而且還是快速充電型」

我的老天爺啊!!!!第一天就在有驚無險下順利結束了。當時的我不知道第二天又有更驚險的事情發生…….

(註) 我們鑽的那個洞後來查資料,稱為「乳岩」傳說鑽過洞可以保佑懷孕的婦女分娩安全,不用特地鑽過去繞過即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