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度個假不小心去了馬丘比丘07 熱血旅行不分老少

DSC00096「我等下要出去超市買點東西、吃晚餐,你要一起來嗎?」眼前一位稚氣未脫的金髮女孩這樣問我,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下有人要邀我出去吃飯簡直求之不得。

入夜後的武器廣場,配上昏黃的街燈美得不像話,許多人直接席地而坐在廣場前享用這免費的夜景,兩側的排樓有著許多餐廳,可以想像在裏頭享用晚餐望著武器廣場夜景是多麼地浪漫。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我不會跑去景觀餐廳用餐,還好有Judith與我一起。Judith是個來自德國才十八歲的小女孩,也是獨自來南美旅行,我們碰巧住在同一間旅社。

「你在阿雷基帕有甚麼計畫?」Judith問我,「我今天去了Yanahuara觀景台以及Santa Catalina Convent」,Judith聽完便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喃喃地說「我好猶豫著要不要訂旅行團去Colca Canyon(世界上最深的峽谷),但這是三天兩夜的行程,參加了我就沒時間遊覽這個城市。現在幾點了?旅行社營業到九點的樣子」。現在是晚上八點四十分,Judith跟我一起坐在景觀餐廳裡等著晚餐上菜,但是她心神不寧地沒有辦法感受到眼前的美景。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旅人們都會遇到的難題-在有限的時間裡要如何取捨自己的行程,參加當地旅行團去了較遠的景點,就沒時間感受當地的氣氛;沒參加行程在城市裡漫遊兩三天又顯得沒有目的。

「你介意我離開一下,我去樓下旅行社報名,我用跑的很快就回來」,她終於作了決定,要她放心我已經很習慣一個人晚餐。

我們點了一份沙拉、炸天竺鼠、一杯「Pisco sour」,「Pisco sour」是祕魯跟智利都相當著名的特色調酒,兩個國家爭執著誰先發明的。

我把食物一半一半放在兩個盤子上,在等待女孩回來之前,慢慢的啄食、欣賞眼前的武器廣場的美景,突然有個不請自來的小客人坐上我旁邊的椅子。

IMG_7569

是一隻完全不怕人的流浪貓,正好有了這可愛的陪伴,完美了這個夜晚。

晚餐後,我跟Judith回到旅社,剛剛晚餐的話題才聊到一半,好像才剛要成為朋友就要分別,她看起來欲言又止不知道該如何說道別。「我們加個Facebook吧,說不定有天我會去德國玩呢!當初我的智利室友回國後也沒想到我會真的來南美洲玩,誰知道呢?」。Judith成為我的臉書好友後,擁抱說了再見。

DSC00082

 

差不多要去坐車了,在等待櫃台幫我叫計程車的時間,有位老伯伯拖著行李正準備要退房,他也要去巴士總站搭車、碰巧也是同一間巴士公司。於是我們一起共搭計程車,伯伯拉著一台像是菜籃的小推車,他的行李不是行李箱或是大背包,而是幾包購物袋,我們上了計程車之後,伯伯問我:「今天去了哪玩?有沒有吃到麥當勞?這裡還有電影院喔!」、「Cusco也有麥當勞喔!你記得要去吃」,伯伯不斷的強調著要我去吃麥當勞。我對於麥當勞並不感興趣反而好奇起問伯伯大包小包是來探親嗎?他說他來自秘魯首都-利馬,自己一個人來阿雷基帕玩,不只是祕魯境內,他也曾自己坐車去巴西玩,鮮少看到老人家自己一個人出來玩,「一個人旅行不寂寞嗎?」這也是很多人問我的問題,伯伯開心地說:「旅行會遇到很多人啊,我並不是一個人」。原來熱血的背包旅行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如果有一天臉上佈滿了皺紋、舉步蹣跚,我也會拎著購物袋去旅行吧。

眼看就要到發車時間再加上巴士總站有兩棟,我開始緊張起來,幸好有伯伯的帶路,不用猶豫要往哪走直奔「cruz del sur」的櫃台,這是全祕魯最豪華的陸上交通工具,也是我搭乘過最好的巴士。伯伯對櫃台的第一句不是問自己的車次,他向櫃檯說:「這個女孩要去Cusco,快先幫她印車票」

看著伯伯的背影,我們是素味平生的陌生人,只有短短的十分鐘交會,但是他熱心的跟我分享了他的旅行、帶我來坐車,把我送進了月台說了再見他才轉身離去,但我知道我們不會再見了,一陣鼻酸的感覺來得突然又莫名,旅途中的緣分來來去去,短暫但是衝擊性很強,只能深吸口氣壓下傷感的情緒繼續上路。

希望這位來自利馬的伯伯能一直這樣旅行著,把他的熱心與樂觀感染給下一位旅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