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度個假不小心去了馬丘比丘14 流浪精神

乘客都離開了,只剩下剛剛坐在我旁邊的金髮男子,他也跟我一樣的原因走不了,男子用西班牙文跟司機溝通了一會達到共識,等到有下一班公車經過時,他會去跟公車司機找開鈔票然後連我的車費一起付,雖然只是幫我付了4祕魯幣(約台幣37元),堪稱是英雄救美的表現,我還是打從心裡感激不已。

終於我們一起搭上了下一台回市區的公車,他身上的背包就是全身家當,不修邊幅的鬍鬚顯現出流浪許久的氣息。來自英國的Alex已經在南美洲背包旅行了三個多月,一路從巴西、烏拉圭、阿根廷、玻利维亚,才剛抵達祕魯,我很驚訝原本不黯西文的他現在已經可以跟當地人進行談判,他用開玩笑的口吻跟我說:「Learn or Die」(學習或者等死),我頓時感到有些慚愧,這一路上遇到不少獨自來到南美洲的歐美背包客,他們一邊流浪一邊學習當地語言,背包頂上的帳篷說明了隨時有餐風露宿的心理準備,跟他們的流浪精神相比我的南美探險僅是小菜一碟,沒有做好萬全準備的我,如果不是總是有人伸出援手,現在我已經不知道迷路到哪裡。

聊著聊著,公車已經快要接近我的旅社了,我相當感謝剛剛他的幫忙,金髮男子相當紳士的回應這點小錢沒有甚麼,突然想到我們聊了這麼久竟然沒有自我介紹 ,「我該下車了…你叫甚麼名字?」、「Alex,nice to meet you」(很高興認識你)。

搭上即將離開南美的飛機之際,坐在座位上回想旅途中認識的旅人們,對我伸出援手的英國背包客、因為一場大病復原後決定環遊世界的日本醫生、十八歲的稚齡德國背包客、拉著菜籃車旅遊的祕魯老伯,感到這趟旅程太豐富也太短暫,我一定要再回到南美洲,再次享受這流浪異鄉的感官衝擊以及與每位旅人的短暫交會。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