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度個假不小心去了馬丘比丘15智利的日常料理

「出了機場後搭巴士到『universidad de Santiago』,到了之後走五分鐘會過第一個紅綠燈,你就會走到『Terminal Sur』,這是南-巴士轉運站的意思,在入口附近你會看到美食街右側有兩間巴士公司,分別為『RUTAH』、『TACOHA』,都會抵達我的家鄉『San Vicente』」

Sofia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這段話指示著如何從機場到她家,因為我的班機凌在晨四點抵達智利聖地牙哥機場,她家又在偏遠的郊區,事前不知道她家如此遙遠不然就直接在市區投宿旅館,但已經說好了要去找她玩,不想麻煩朋友的狀況下,我告訴Sofia我可以自己搭車過去。

搭上了凌晨六點第一班的機場巴士,麻煩司機抵達在「universidad de Santiago」叫我一聲,下了車走在天還沒亮的街道默數念著「五分鐘」、「第一個紅綠燈」,看到一間像似轉運站的建築物,不知道是天未亮的關係還是本來就沒有標示,無法確定這是我要去的地方,問了一位站在路旁抽菸的女子,掏出我寫好的字卡「Terminal Sur」,女子笑而不語對我比了一個大拇指。

過了三個小時後抵達「San Vicente」,我撥了一通公共電話給Sofia,電話那頭卻不是她的聲音,聽不懂對方說甚麼,只能愣愣地掛上電話。這裡沒有wifi、我也沒有買當地網卡、打公共電話也找不到Sofia,幾番折騰好不容易抵達「San Vicente」卻聯絡不上Sofia,我坐在巴士站大廳無力地思考著該怎麼辦。

放空的望向室外往來的乘客,我竟然看到Sofia從巴士上下車,激動的衝向Sofia給她一個大擁抱,真的是太開心了。

「不好意思剛剛那通電話是我媽媽接的,而且我還有點擔心妳找不到南-巴士轉運站,因為『Terminal Sur』那棟建築沒有標示,妳來了真是太好了」說完Sofia燦爛的大笑,原來我真的是矇中的。

在去sofoa家的路上去吃了智利常見的早餐-熱狗堡加酪梨。經過洗澡小憩之後,Sofia的媽媽煮了當地的居家料理,海鮮湯、節瓜焗烤,一定要配上它們的醬料,裏頭有洋蔥、食用油、檸檬、糖、辣椒跟番茄,當然也少不了紅酒。

Sofia媽媽一邊吃著飯一邊翻著我出版的書,裏頭有一篇章節寫著與Sofia在澳洲小鎮相識共度聖誕,媽媽當然看不懂中文,但是我在旁用英文解釋,Sofia再用西文翻譯,媽媽欣喜的頻頻點頭,認真地看著每一張書裡的照片,原來自己的女兒去過的國家是這個樣子,如此的風景。

(左上:海鮮湯、右上:熱狗酪梨堡、左下:智利傳統醬料、右下:pastel de choclo)

我們騎著腳踏車去附近的河邊看夕陽,那條河旁邊有馬廄,原本封起禁止外人進入的柵欄,還有幾條小狗坐看著馬廄一副牧羊人的架式,老闆聽到Sofia帶著台灣的朋友來看馬,笑笑地說我們可以自己打開柵欄隨便走走看看,於是我們牽著腳踏車順著河流走,遇見一位牛仔騎著馬走向夕陽、幾個小男孩跟小狗在河邊玩耍,遠山、夕陽、馬、小狗構成一幅很美很寧靜的圖畫,想不到我跟sofia三年前在澳洲認識,現在竟能在她的家鄉散步聊天,總感覺相當不可思議。

回到Sofia家,她媽媽已經準備好麵包、炒蛋跟紅茶,我有些困惑的問Sofia才剛剛吃過午餐而晚餐又太早,Sofia說她們一天會吃四餐,午餐約在一兩點,下午茶約五六點,晚餐通常很簡單甚至不吃,因為他們睡的早。

Sofia在南智利的一間旅館上班,隔天她便要結束休假回到工作崗位,於是我們吃過午餐之後一起搭上回聖地牙哥市區的巴士,媽媽在我們出發前特地煮了「pastel de choclo」,表層有焦酥的焗烤,裏頭有玉米漿和著雞肉,以及媽媽滿滿的愛。Soifa跟我一樣年紀,但是家裡最小的女兒,跟我一樣到處打工度假、旅遊,久久才回家一趟,媽媽也是卯起來煮了許多女兒喜歡吃的菜,託Sofia的福氣這兩天我也吃到不少愛心家常菜,當媽媽從家裡一路陪我們走到公車站,看著Sofia跟我兩人都背著大包小包準備要上巴士,頻頻叮嚀著Sofia背包重不重、剛才午餐有沒有吃飽,顯露出萬般的不捨,提醒了我一件事,等等要寫張明信片寄回台灣,告訴媽媽我現在在南美洲旅行,一切都很好。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