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日夢

經過巷口的早餐店,拿了最快速的早餐-做好的三明治跟奶茶,氣吁吁地衝進公司達陣打卡,打開電腦檢查郵件、在白紙上手繪最近接手的設計,幾個小時後跟同事討論著中午要吃甚麼,「又是那間牛肉麵?昨天才剛吃過」、「自助餐也不錯能多吃點菜」,下午跟客戶以及廠商打幾個電話,持續上機修圖直到天色漸暗,能夠趕得及晚餐時間吃飯是幸運;回家煮個泡麵、下水餃當消夜是平常。

台灣有三成以上的學生,一畢業就背負幾十萬的就學貸款,我也不例外。大學畢業前夕家裡傳來破產的消息,這時同學熱烈的討論畢業旅行要去哪些國家,但很可惜,出國對我而言是遙不可及的白日夢,於是身為班上的活動幹部,我提議去小琉球,當時打工的錢只能去小琉球,報名人數稀稀落落反應慘淡。當畢業生還在懵懂中找尋夢想、人生方向的時候,我哪裡有夢想可言,應徵上了一份設計助理工作,下了班繼續去餐廳裡打工,每個月底繳完房租、幫家裡寄錢以後,是個標準窮忙的月光族。

我的未來一眼就看盡了,曾經在自己租的三坪小房裡放聲痛哭,真的不甘心人生是注定的,選不了也翻不了身。

看過電影-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主角Walter坐在桌子前日復一復的工作,對於心儀的女生不敢行動、上司的嘲諷忍氣吞聲,沒有自信去行動,只敢在心裡幻想自己成為那個幽默自信的人或是勇敢挑戰冰川的勇者, 而隨著情節的描述Walter急需找回一張底片,不惜前往冰島、尼泊爾等危險地區只為找到攝影師,生活出現極大的轉變,回想起曾經坐在辦公室裡作夢出國冒險的自己, 在二十八歲那年,家中重擔稍輕之際,抵押了自己的保險借錢,七湊八湊出一張飛往澳洲的機票,不會說任何中文以外的語言,也沒準備多少錢,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冒險。

(圖片截至電影白日夢冒險王)

位於極光帶上的「冰島」因為極光以及冰火共存的奇景、地理位置遙遙,總給人一種神秘難以到達的感覺。但隨著許多電影前往取景,像是「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冰與火之歌(Game of Thrones)」等等,近年在臉書上看到結婚的新人好友去冰島度蜜月著實不少,令人好不羨慕,又開始作夢想著有天能去「冰島」蜜月旅行該多好,與心愛的人共賞極光,現實中卻連個男朋友都沒有。

「不要再做白日夢,有夢就要趕快實現」,這也是我這幾年獨自在國外飄盪的體會,想去冰島就出發吧!不要再等待那個遲到的王八蛋帶你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