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天兵過海關

SONY DSC

紐西蘭的入境海關比澳洲更加嚴謹,當海關人員問我有沒有攜帶食物,我一如往常的回答只有速食泡麵,被要求拿出回程機票以及旅行計畫時,手機竟然當機打不開(行程記得打印出來不要太依賴智慧型手機),結果被帶往一旁仔細地檢查行李。

當海關一一查看我行李的物品,保養品跟藥物幾乎都是中文或日文,我只能結巴地把我所有會英文用上。「after wash face…」(化妝水)、「if I catch a cold….」(感冒藥),耽擱了將近一小時,我一直跟海關說有朋友在外頭等著接我,海關人員好心的幫我去廣播,他說沒有人來詢問我的事情,難道我的紐西蘭之旅就結束在機場大廳了嗎?

拖著行李慌張地在機場外的停車場繞著,沒有看到熟悉的臉孔,「完了、完了」,回到大廳想試著連接上wifi聯絡朋友時發現,朋友們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到睡著了。

 

坐上車之後,我像個洩了氣的皮球癱軟在後座,餓死我了,等等去旅社check in完我要好好大吃一頓,很自然地摸摸包裡的皮夾。

 

「天呀!我的皮夾不見了」

腦海裡不斷回想今天最後一次看到皮夾是飛機上,抵達時因為驚呼紐西蘭風景太美,急急忙忙從包包裡掏出相機…

全車的人幫我徹頭徹尾的翻了一遍車子跟包包,真的找不到我的皮夾,英文好的Nissa幫我打電話去機場詢問有沒有人尋獲皮夾,接線人員只是冷淡地說會幫我記錄一下,有撿到再通知。然後我又趕緊打國際電話回台灣,掛失我唯一的信用卡,不幸中的大幸是當初請Nissa一起換紐幣,所以現金大部分在她身上,皮夾裡只有些零錢。

皮夾裡雖然沒有貴重的錢,但是有重要的東西,唯一的一張信用卡跟尾崎的合照。

因為曾經幫家裡背過債務所以想申請信用卡時試過許多間銀行都給予不核發,一直到工作了四年要出發打工度假前,才拿到這張信用卡,對我來而意義重大也十分實用,掛失電話一打過去,往後我在國外的日子如果緊急需要用錢可就傷腦筋了。

Hummer為了提振低迷的氣氛,提議夜晚來打撲克,說不定能夠贏錢買個新皮夾,結果我還輸掉了買新皮夾的錢,紐西蘭第一晚就在一連串的打擊下展開。(沒事學人家玩甚麼射龍門啊!?)

514132621003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