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說三十歲又怎樣

大部分的打工度假年齡限制為三十歲之前,在台灣的思想中,三十歲也是一個該成熟穩定的分水嶺,連日本都有一句話「三十路」。當我三十歲的時候,結束打工度假回到台灣,「該面對現實了吧」時常聽到人這麼對我說。

我一直在尋找適合自己的路,想在自己喜歡的地方生活,難道就不是活在現實嗎?走在路上、坐車等車的獨處時間裡,無時不在思考著自己的下一步,因為充滿不安、太多可能以及風險,腦袋停不下來。

 

將所有的積蓄又還給澳洲,申請了語言學校之後我回到了雪梨。

住進了一間YHA,裡面的旅館服務人員是一個來自智利的女孩,Sofia。YHA裡房客來來去去,打了招呼、問了名字,明天又是一個生面孔,而且沒有亞洲人長期住在這裡,一個人獨來獨往,實在是孤單又無趣。

煮了一碗香菇雞麵,坐在交誼廳裡吃,Sofia正好也做好晚餐,她看著我的麵充滿好奇。她的晚餐只有簡單的生菜沙啦,她說在她的國家通常都很晚吃中餐,所以晚餐只是少少的,我問她從哪裡來的?她說:「Chile(智利)」,嗯?「chili(辣椒)..?」我們站在YHA裡掛的世界地圖比手畫腳的,原來是南美洲的智利,長長的一條,形狀也滿像辣椒的。

Sofia也是來澳洲working holiday的背包客,在這間YHA食宿交換,因為YHA房租偏高,大部分背包客都是短租,在這裡要交到朋友很不容易。

那天之後晚餐時間如果當好巧遇,Sofia跟我就會一起吃飯,幾次聊下來發現我們有許多相同的背景,從事設計工作、年紀相仿、環遊世界的夢想。

photo1

Sofia說結束澳洲打工度假之後她要去當海外志工順便旅行世界,我曾經聽說過這種海外志工,但是真正遇到還是第一次。雖然我一個人漂泊在澳洲跟日本好幾年,這兩個國家似乎已經變成我的舒適圈,如何再去其他國家接受新的刺激,經濟能力、語言,用什麼方式旅行,又是一個全新的挑戰。我嘆了一口氣,已經三十歲了,還背著一筆為數不小的學貸,我還能跑哪去?想不到Sofia哈哈大笑,「三十歲又怎樣,我三十二歲了,我媽媽老是在電話裡哭著想我,我也有學貸,但是在我們國家沒有收入暫時還不用繳還,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啦。」

Sofia她爽朗的笑聲、樂觀的思考,像是來自南美洲的太陽溫暖。三言兩語就把一直以來困擾著我的問題給回答了。

澳洲的聖誕節是夏天,她準備了清爽的晚餐,沙拉、燉馬鈴薯,跟玉米,還有冰涼調酒,萊姆、薄荷葉,伏特加。我問她智利的聖誕節都怎麼過,她說大家會一起去教堂唱歌喝酒到午夜,愛跳舞的她還教我跳拉丁舞蹈Salsa。接下來是交換禮物的時間,想不到送的都昰彼此做的明信片,我很喜歡Sofia的明信片,是她自己的畫作複印出來,每到一個新地方她就會畫下對那個地方的感覺,抽象而且多彩。

974

聖誕節過後我便搭上了火車準備離開了那個小鎮,上車前,Sofia拿著相機對著我拍,我露出略為尷尬的笑容就匆匆了車,這種離別的場景雖然不時上演在背包客生涯中,我還是很不習慣裝灑脫。偶爾跟Sofia用臉書聯絡近況,跨完年後她就去了尼泊爾做志工,完成她的夢想。心裡替她高興也很羨慕不知道哪天我能不能像Sofia一樣那麼獨立,一個人到處跑。不然下次去智利拜訪她,又能旅行還有地陪,再一起喝酒跳Salsa。

 

如果有想要當海外志工環遊世界的朋友,可以試試這個網站,Workaway,成為會員之後可以看到各國海外志工雇主方的聯絡方式,自行去跟對方聯繫。https://www.workaway.info/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