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牛說話

工作的牧場位於東北海道的弟子屈町,附近的機場有女滿別空港、釧路空港以及中標清空港,從台灣飛往札幌新千歲空港後轉機至女滿別,牧場主人-阿貴已經在機場大廳等著我。「怎麼穿這麼少,北海道氣溫還是滿涼的喔」,阿貴看我只穿薄外套短牛仔褲似乎有點擔心這個從炎熱的南國出發的女生,我心想不夠就到Uniqlo去買兩件就好,殊不知還是很多偏遠小區沒有Uniqlo,就這樣一來就感冒了兩週。

都還沒卸下行李,阿貴直接驅車前往牧場,要我換上連身的工作服,雖然還不用開始工作但要跟在他與妻子身旁看著如何工作。其牧場飼養的方式是草飼加上餵食飼料,早上放出去吃草之後下午把牛叫回來牛舍,真的是用叫的,以飼料吸引牠們按號碼進入自己的位置後進行吸奶的程序,一天兩次,全年無休。

 

妻子-智子先帶我到牧場中央,一大片綠油油之中點綴著黑白相間的乳牛,她大喊著「べべ」,用中文發音大概是「杯杯」,這是北海道的叫牛法。乳牛其實是很聰明的,牛群緩緩地走進牛舍之後,大多會站定自己的編號位置吃飼料,不過還是有幾頭貪吃的牛還沒就定位跑到別人位置開始吃了起來,只見他們夫妻倆俐落的將牛一一趕到自己的位置並且扣上牛鍊條,等牠們吃完飼料就可以開始吸取牛乳。

而我主要的工作是在他們吸乳的時間去照顧小牛以及育成牛(可以自行吃草但還未產奶的牛),泡牛奶給小牛喝、搬乾草給育成牛,碰巧第一天遇到牛媽媽產下寶寶,阿貴示範了如何餵小牛,因為小牛還不懂如何好好的吸奶,雖然很餓但一直不斷地亂動,想要餵完一瓶奶也是要花不少力氣,完成之後回到牛舍幫他們清掃地板,免不了有很多牛大便要刮掉。

阿貴吸完最後一頭牛對著正好站在牛旁邊的我說:「はなして」(說話)轉身就進機房清洗設備。

「はなして」…我看著那頭牛呆了幾秒,人家說照顧動物要多跟牠們說話,原來是真的?最後這一頭牛最近才來到這牧場,似乎還不太適應環境,排便也不像其他牛前輩知道要大在糞道上,所以可能要跟牠溝通一下。

我要跟牠說什麼呢…

阿貴看我呆站在那,默默的過來把牛的頸鍊給解開讓牠去吃草。突然間我明白了什麼!

註:話して(說話)跟離して(放開)都是同音念「はなして」

食宿交換第一週有需多的不適應,不光是牧場所需要耗費的勞力超過我的想像,更辛苦的是日文程度不足。在澳洲的時候,因為結交不少日本朋友,日文對話大幅提升(跟之前日文程度零相較之下),跟日本人出去吃飯遊玩倒是不成問題,不過一來到日本發現語言程度遠遠不夠,牧場的工作用詞完全沒聽過,跟牧場夫妻一起生活也總是詞窮常常處於狀況外。幸好牧場夫妻都十分有耐心,不斷地解釋給我聽,我也做了簡單的筆記幫助記憶,希望能趕快習慣牧場的工作與生活方式。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