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音樂愛情故事06-陪我完成這本書

看著臉書上Simon生日派對的照片,有他乾爸、前妻,本來應該也有我站在旁邊,不知道怎麼著我們突然變成兩條平行線,身處於不同的世界,電腦螢幕的倒影映著我哭紅的眼睛,臉頰上兩條淚痕深深地印著。

我的打工度假簽證即將結束,回去台灣之後還會再回來澳洲嗎?Simon在乎嗎?

大約半年前,我將澳洲的生活體驗投稿到出版社被採用了,Simon也為此替我高興不已,是澳洲人的他提供我不少素材、幫我檢查英文單字、解釋澳洲人的生活習慣,這次簽證結束正好是個契機,回台灣宣傳新書,忙著跟許久不見的家人朋友聚餐,忙碌似乎沖淡了些心裡的悲傷但卻無法真正忘記。

澳洲的朋友寄了封E-mail給我,想要一起自創品牌,讓我有了理由回去澳洲,於是申請了語言學校,回到雪梨重拾學生生活。

在台灣的時候我以為再也見不到Simon,於是寄了一本我的新書到他家,回到雪梨之後,壓抑不住想讓他知道我回來的想法,傳了一封簡訊給他「你有收到我的書嗎?Casey??,是的,我回來了,你有想念過我嗎?

Simon幫我叫了計程車去他家,我知道去見他是一件不理智的決定,但此刻我只想見他一面。計程車剛停好車,他已經在樓下等我,才剛打開車門,Simon立刻上前緊緊抱住我,所有的悲傷、憤怒、失望似乎被緊抱的體溫融化了,時間就這樣停下該多好。

計程車司機尷尬地把我們拉回現實,趕快付錢好嗎。

「出書的感覺如何?」、「宣傳做的好嗎?,身為音樂人的他知道創作的辛苦,能被發行是得來不易的收穫,他為我感到驕傲,在夜裡激動興奮地大叫。

那一夜我們聊了好久好久,我問他當時為什麼一直不肯給我承諾,為什麼突然不想見我。

Simon說他有「承諾恐慌症」(Commitment phobia),後來我上網查資料才知道,有承諾恐慌症的人表現出來的特質會不想被關係束縛貼上標籤、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設起防線,而這種症狀容易出現在有童年陰影或是曾有感情創傷。他從小就父母離異,在寄宿家庭流連,曾有段婚姻,分手的原因他總不肯說,只知道前妻仍是他的好友經常出遊,像家人一樣的存在,我總是羨慕著前妻在他心中的地位,重要而且無可取代。

這一年我想陪伴在Simon身邊,於是一直在妥協任由他取決我們的關係,已經太累了,為了講出心裡話,還得先喝下一杯龍舌蘭壯膽,「不是男女朋友就只能是朋友,你選一個」,今天我鐵了心要將關係定義清楚。

Simon開口了…..

「你願意當我女朋友嗎?」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