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音樂愛情故事07(終)-失控的派對

終於得到他正式的承諾,緊繃的情緒一放鬆眼淚就忍不住落下,我們像往常一樣回到他住處看電影、喝紅酒、相擁入睡,第一次我感到在他身邊睡的安穩。

Simon的臥室朝著一片大落地窗,那天夜裡透著不尋常粉紅色的光暈,Simon喃喃地說「天空竟然是粉紅色的,我覺得地球再過五十年就要毀滅了,所以我才不想要有小孩。」,我對於他不想要小孩的理由感到可愛回答他說「五十年後我們的小孩也都五十歲了」、他又繼續反駁「那小孩的小孩呢?」。

半夜四點他在睡夢中驚醒,不知道做了什麼夢,那震動也吵醒了我,他只對我說了「你還在,隨即又閉上眼睛,我輕撫他的肩膀像是在哄做惡夢的小孩入睡。

一早我便悄悄地起身準備去上班,Simon睏的眼睛都張不開,只說了句「晚點見,我在這裡等你」。今天晚上在Bondi Beach有個私人生日派對,Simon是這場派對的表演歌手,我上班結束後會再回Bondi Beach觀看他的演出。

派對的場地是在壽星家的後院,Simon與吉他手站在角落唱著一首首他自創的歌曲,一開始只是幾個人與壽星在庭院裡喝酒,隨著越夜越黑音樂、酒精刺激著每個人的感官,庭院裡湧進了不少的年輕人,壽星也乾脆在入口處收起門票賣起啤酒。我融不進陌生人的狂歡只是靜靜當著Simon的忠實觀眾,突然有個澳洲女孩Sofia來跟我打招呼,她說她是Simon的朋友,也是自己一個人來看表演,正好我們可以作伴聊天。Sofia甜美的笑容跟親切的態度,讓我放鬆不少,我們很快變成朋友,加了彼此的Facebook、相約下次一起吃飯。

隨著氣氛越來越高漲,音樂越唱越大聲,鄰居受不了這吵雜於是叫了警察來驅趕人群,Simon正唱到興頭上,酒也喝了不少,他要吉他手、Sofia還有我一起回到家裡延續派對的氣氛繼續狂歡。

過不了多久Simon家的派對裡每個人都帶著醉意,Sofia在我不經意的時候親了我一下,又似乎也跑去親了Simon,也許她只是喝醉開心就喜歡親吻朋友?我隱約感到Party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不想留在那裡,再加上連日工作的疲憊,重重的睡意來襲,我告訴Simon想要先回房間睡了,他面露不悅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即使客廳傳來喧鬧的音樂我還是進入了夢鄉。不知道睡了多久,房外的聲音已經靜了下來,但Simon沒有回到房裡,我揉了揉眼睛想去上廁所順便找他。

客廳只剩醉倒的吉他手,Simon跟Sofia已經不見蹤影…Simon的房車就停在門外,我走向房車,心裡充滿著不安。

車上兩個人衣衫不整,睡得正香甜,我用力地拍打著車窗將他們從睡夢中吵醒。

三個人回到了Simon房裡,我抓了狂將送給他的卡片,他掛在電腦桌旁,撕得粉碎丟向他,Simon一臉呆滯像是還沒從酒醉中清醒過來。我崩潰了,我的心跟那張卡片一樣被撕得粉碎但他還仍不自知,我激動地掃落桌上的酒瓶,他終於嚇醒了,但他做出的唯一反應不是將我擁入懷裡道歉,而是把我推出門口。

Sofia站在他的身後,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生氣,Simon向來如此阿,「他還是單身吧」「不,他不是單身了,他昨天才承諾過我」,我用盡了力氣在混濁的腦袋裡擠出這一句話,她臉上掃過一絲愧疚,他還是不發一語。

從天堂掉落到地獄需要多少的時間?在我的故事裡僅僅不到二十四小時。

我一個人走向無人等待的公車站亭,逃離了Simon肆意妄為的王國,他並沒有追上來,天未亮的黑夜深得像個沒有盡頭的黑洞,冷風吹得我直打哆嗦。這個情景像是第一次我發現我喜歡上他,正要走去搭公車上早班的時候。而現在,冷風嘲笑著我「就跟你說千萬不要喜歡上他了吧」。

 

不久,早晨第一班公車駛向我,將支離破碎的我載離開Bondi Beach。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