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當背包客

當一個背包客是辛苦的,尤其是窮背包客。
我只帶了1700澳幣跟不懂英文的腦袋,飛到了南半球的澳洲-雪梨。
走在雪梨城市的街頭,黑的白的黃的各種膚色的人充斥其中,
我看不出來誰是澳洲人?
也沒有所謂的澳洲食物,但是有拉麵壽司、年糕泡菜、鼎泰豐、泰式打拋豬等,
服務生跟你講了半天英文發現你一頭霧水就會直接說:我說中文好了。


%e5%8f%aa%e6%98%af%e6%8e%92%e9%9a%8a%e7%9c%8b%e7%85%99%e7%81%ab%ef%bc%8c%e6%90%9e%e5%be%97%e5%83%8f%e9%9b%a2%e5%ae%b6%e5%87%ba%e8%b5%b0

一落地就開始燒錢,房東跟你收押金、機場接駁、房租,
這裡的物價換算成台幣大約是台北的兩至三倍,
逛街逛到腿軟也只敢買一支0.5澳幣的霜淇淋充飢,
我從來不知道霜淇淋是人間美味!!!

第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雖然已經跟櫻桃園老闆聯繫好了,等到十月底櫻桃產季開始就可以過去工作,
但是還有三、四周,這樣下去撐得到櫻桃產季嘛?
隔天我跑去問房東能不能幫忙介紹臨時工,
房東說:「有個豆苗園的工作,辛苦喔很多人做一天就不做了。」

凌晨五點天沒黑就要出門,現在雖然是夏天但因為早晚溫差太大,
已經要從行李底下翻出我的羽絨衣。
先坐火車、轉公車然後老闆再來接我們去豆苗園,
六點開始工作,先幫忙鬆土、播種、收割,
到了黃昏包裝完要出貨的量後,要清理環境把地上的爛泥巴鏟到推車裡,
又重又臭還有令我想尖叫的恬蝓。
這樣辛勞的一天結束後,最大的幸福是去7-11買杯咖啡,
應該是澳洲最便宜的咖啡,一塊錢一杯,
如果遇到甜甜圈特價一元就可以在心裡灑花了。

第一次住在所謂的「share house」,就是許多人共同合租房屋,
廚房是背包客的交誼廳,大家在煮飯的同時會互相的聊天,
你從哪裡來?來多久了?接下來要去哪?是固定會聊到的話題。
遇到很多熱心的台灣背包客,當你的導遊、翻譯或是請你喝一瓶啤酒,
謝謝這些朋友、曾經交會過的背包客們。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