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的咖啡師故事3-以愛為名的CaféBITO

座落在墨爾本瀕海區Docland的一間小Café,門口正對著海港,窗明几淨沒有花俏的擺飾,菜單也很簡單三明治、甜點跟咖啡,老闆Brian只想專心做好咖啡,讓每位客人進來BITO都能帶走一杯好咖啡以及帶著好心情離開,Bring In Take Out=BITO名字是這樣來的。Brian在台灣時為伊甸基金會工作與咖啡一點邊都沒沾上,下班後去五十嵐飲料店打工認識了一位台裔的澳洲女孩,讓他有了目標去澳洲打工度假並且為了女孩留在那裏。

Continue Reading

離別的預習

二月份的時候回去一趟雪梨,只是單純的想看看老朋友們,我在澳洲的簽證即將在六月到期回台灣,這將會是最後一次回雪梨了,未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來看看。知道我要回來的朋友有心地來到機場接機,一起去吃晚餐,看著窗外的雪梨街上的景色變化不大,只是喬治街上的道路施工更加擾民,轉角那間常去閒晃的雜貨店消失了,留下空蕩的回憶。

離開雪梨搬到墨爾本已經過了大半年,回到Goose Bakery 像是回到娘家似的,熟悉的同事、環境,總是點一杯Long Black坐在牆角看書的客人還是點了一樣的咖啡,「你搬走好像是上禮拜的事…總覺得你一直都在店裡」同事這麼對我說。

Continue Reading

墨爾本的咖啡師故事1-鋼杯背後的意義

一個化工系畢業的年輕人,如何在語言不通的澳洲成為拉花區冠軍,並且創立了咖啡學院(cote terra academy)。

剛搬到墨爾本的時候,人生地不熟,雖然已經在雪梨做了一年多的咖啡,但墨爾本對於咖啡品質的要求,讓我相當不安沒有自信,朋友告訴我加入一個Line群組,或許能得到些咖啡教學、工作求職等資訊,我就是在那裏認識Tim。

當時Tim在群組裡發布了一則拉花團練的消息,我也期待能夠認識墨爾本的咖啡師,與大家交流。坐了四十分鐘不算近的路程到位於Oakleigh的Cote terra,Tim親切的引領我到二樓,已經有許多咖啡師在機器前輪流練習,他穿梭在人群中照看著大家,忙得不亦樂乎。

找到機會跟Tim聊了幾分鐘,我相當好奇他舉辦團練的原因,為什麼願意讓那麼多陌生人來使用他的機器與鋼杯?

原來Tim在台灣並非餐飲科畢業而是化工,不願意聽從家裡安排去工廠上班,他跑到了一家咖啡廳去打工,觸動了他對咖啡的興趣,深深著迷在牛奶倒入咖啡的漩渦裡,時常在店裡打烊後練習拉花到凌晨三、四點。Tim來到澳洲打工度假一心只想成為咖啡師,起初非常地不順遂,在台灣的咖啡經驗並不被受重視,做咖啡的方式也大不相同,他曾經上班十分鐘就被老闆趕回家,心裡相當挫折。跌跌撞撞之下得到Cote terra老闆給了他一個工作的機會,他也沒有辜負老闆的信任,現在的他已經是位資深咖啡師,獲得許多大大小小的拉花獎項,儼然是Cote terra的活招牌。

即使得到了成功,Tim沒有忘記當年到澳洲無助的心情,於是他用下班之餘的時間舉辦了拉花團練促進咖啡師之間的交流、創辦咖啡學院,希望透過細心的教學以及個人經驗能幫助更多的台灣人成為澳洲咖啡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