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東京養牛去

我跟牧場主人阿貴六年前在東京相識,當時我剛來打工度假半句日文都不會說,於是參加了一個日台語言交換活動。阿貴的中文其實已經相當好了,因為工作的關係時常要去台灣出差,所以想來多認識點台灣朋友,我們就是在那裏認識的。

離開日本後一直都有從臉書上面得知彼此的近況,這幾年阿貴結了婚、也有兩個可愛的小朋友,最讓我驚訝的改變是阿貴從東京搬到了北海道,從牙醫機械公司的採購變成牧場主人。

做了如此大的改變,主要原因是因為孩子的誕生,讓阿貴開始思考有沒有可能離開東京這個繁忙的都市生活,日本的上班族通常都一早出門到了很晚才下班回家往往錯過陪伴小孩的時間,他不想小孩在假日的時候驚覺家裡有個陌生大叔。

Continue Reading

跟牛說話

工作的牧場位於東北海道的弟子屈町,附近的機場有女滿別空港、釧路空港以及中標清空港,從台灣飛往札幌新千歲空港後轉機至女滿別,牧場主人-阿貴已經在機場大廳等著我。「怎麼穿這麼少,北海道氣溫還是滿涼的喔」,阿貴看我只穿薄外套短牛仔褲似乎有點擔心這個從炎熱的南國出發的女生,我心想不夠就到Uniqlo去買兩件就好,殊不知還是很多偏遠小區沒有Uniqlo,就這樣一來就感冒了兩週。

都還沒卸下行李,阿貴直接驅車前往牧場,要我換上連身的工作服,雖然還不用開始工作但要跟在他與妻子身旁看著如何工作。其牧場飼養的方式是草飼加上餵食飼料,早上放出去吃草之後下午把牛叫回來牛舍,真的是用叫的,以飼料吸引牠們按號碼進入自己的位置後進行吸奶的程序,一天兩次,全年無休。

Continue Reading

我不勇敢但還是要一個人旅行

「嘿!你的南美旅行怎麼樣啊?」、「已經很常自己一個人旅行,還會害怕嗎?」跟朋友相約喝咖啡,他們最想知道的話題就是前陣子我自己去了趟南美洲旅行。

「很刺激」我脫口而出的形容詞,讓大家都感到意外,自己跑去日本、澳洲打工度假的我還會對於旅行感到緊張或害怕?但其實每次到新的國家旅行都是新的挑戰,永遠也不知道落地後會是甚麼樣的狀況,特別是南美洲旅行的「可預期性」太小。

Continue Reading

前言-不斷地切換生活方式

為什麼要一直打工度假或是食宿交換…?

與其說是旅遊不如說我不斷的切換自己的生活模式吧!

 

其實從我大學選擇科系的時候就可以發現這種不安於現狀的個性,我的數學邏輯比較好,語言等文科比較差,文組類的科系考不上但是進了統計系,一個不算差的科系,但我總覺得除了設計以外的科系都很乏味,日後的工作可能也是一成不變吧,設計師的工作領域感覺相當多元有變化性,於是我拚了命轉系到產品設計科系。畢業後工作了四年發現設計師的工作其實也是坐在辦公室裡,接觸的產品、工作模式幾乎一成不變,當然一部分也是因為自己能力不足以自己接案,但我想大部分的設計師也就是這種生活吧。

Continue Reading

墨爾本的咖啡師故事3-以愛為名的CaféBITO

座落在墨爾本瀕海區Docland的一間小Café,門口正對著海港,窗明几淨沒有花俏的擺飾,菜單也很簡單三明治、甜點跟咖啡,老闆Brian只想專心做好咖啡,讓每位客人進來BITO都能帶走一杯好咖啡以及帶著好心情離開,Bring In Take Out=BITO名字是這樣來的。Brian在台灣時為伊甸基金會工作與咖啡一點邊都沒沾上,下班後去五十嵐飲料店打工認識了一位台裔的澳洲女孩,讓他有了目標去澳洲打工度假並且為了女孩留在那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