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預習

二月份的時候回去一趟雪梨,只是單純的想看看老朋友們,我在澳洲的簽證即將在六月到期回台灣,這將會是最後一次回雪梨了,未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來看看。知道我要回來的朋友有心地來到機場接機,一起去吃晚餐,看著窗外的雪梨街上的景色變化不大,只是喬治街上的道路施工更加擾民,轉角那間常去閒晃的雜貨店消失了,留下空蕩的回憶。

離開雪梨搬到墨爾本已經過了大半年,回到Goose Bakery 像是回到娘家似的,熟悉的同事、環境,總是點一杯Long Black坐在牆角看書的客人還是點了一樣的咖啡,「你搬走好像是上禮拜的事…總覺得你一直都在店裡」同事這麼對我說。

Continue Reading

Healthy Human保溫瓶是我上山下海的好旅伴

我的旅遊向來是上山下海,期待一窺世上難得的絕世美景,像是登上日本的富士山、祕魯的馬丘比丘,但這些地方都不像一般的觀光景點隨手可得一杯熱呼呼的咖啡或是礦泉水,這次出發越南下龍灣之前,聽說海上很冷,於是我需要一個能夠長效保溫的保溫瓶,讓我能夠在船上欣賞美景之餘,還能喝上一口溫熱的咖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