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取得雙朝聖證書(法國之路+熊野古道)_下

熊野古道第二天-一樣是驚險不斷

我打算從「近露王子」直接走到「熊野本宮大社」,如果能趕在服務中心五點關門前抵達或許可以馬上領到證書,如果來不及就先把章都蓋好明天一早再去領雙朝聖證書,再搭公車到「湯之峰」溫泉鄉,這裡的「つぼ湯」(壺湯)聽說一天之內顏色會有七種不同的變化,也是唯一可以泡的”世界遺產”,感覺吸收了很多大地精華。

 

又是一整路的山林,途中又因為先前颱風的關係必須要繞道,沿路也都有指標寫著「熊野迂回路」表示為替代路線。

我錯過了兩個蓋章的地方-一個是「蛇形地藏」因為蓋章處偏離熊野古道一百公尺沒有明顯的步道,探了一下路沒看到蓋章小屋我就趕緊返回古道上;「豬鼻王子」則是因為替代道路不會經過,除非坐公車逆走,但實在太麻煩了,我相信服務中心會通融這兩處無法蓋章的情況便繼續往前走。

整路都沒有餐廳、販賣機,只有在「熊瀨川王子」以及「三越峠」有廁所跟座椅,還好前一晚有買半價便當跟零碎的餅乾充飢,行走在熊野古道上記得要帶些乾糧。

抵達「三越峠」之前是不斷爬升的林中道路,之後是狹窄的下坡路,即使穿著登山鞋我的腳底板仍像是赤腳踩了許久的健康步道,每踏一步都帶隨著痠痛,大腿也因為爬坡開始顫抖發軟,在山中對時間跟距離的感受似乎是兩倍的漫長、兩倍的遙遠。

我走到「發心門王子」已經是下午四點,再一個小時太陽就下山了,距離終點的「熊野本宮大社」還有七公里,至少還需要兩個小時才走得完,心中開始猶豫著是否該在「發心門王子」打住呢?還是現在搭公車到「湯之峰」住宿,明天再搭車回來把最後的七公里走完?其實我還有體力可以再走,只要接下來的路途不要再走進山裡應該是安全的,現在眼前的景色都是一片廣闊的田野,於是當我經過公車站,司機問我要不要搭車,我決定揮揮手繼續向前走。

走了四公里後發現熊野古道的指標又指向山區,此時已經五點日落西山,如果我繼續前進最後三公里將會是在漆黑的山中獨自行走,這實在是太冒險了,趕緊查詢附近最近的公車地點以及時刻。天啊!末班車竟然是剛剛被我拒絕的那班車,已經沒有車可以搭了,我該怎麼辦!!!

懊悔又慌張的趕緊上網搜尋還有沒有其他的交通方式,不時東張西望期待有附近居民經過可以給我些協助,過不了多久,有輛小貨車經過,一對老夫婦正要回家在我面前停了下來,我向老夫婦說明本來要走到本宮大社但眼看天色已晚不能入山,附近還有沒有公車能離開?老夫婦說已經沒有公車了,而且入山是連當地人都覺得很危險的事情,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讓老先生載我到今晚預定的「湯之峰」住宿處。

老先生七十幾歲已經退休了,但有時間還是會在附近的神社打工幫忙,因為熊野古道的關係遇到了不少國外的旅客,跟我秀了幾句他僅懂的英文對話,感概地說如果能多懂一些外國語就好了,這輩子他都還沒出過國呢。我向老先生說先來台灣吧,現在台日旅遊非常容易,台灣的料理你也一定會喜歡的。老先生平安的把我送到旅館門口,當時才五點半,天已經是完全的黑,無法想像沒有老先生的幫忙我現在會在哪裡,老先生笑著說「會記得我吧?」。

當然,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謝謝你松本先生。

隔天早上搭巴士前往熊野本宮大社,再逆行走完昨天沒有中斷的三公里,也補蓋完沒蓋到的證明章回到旅客服務中心換取朝聖之路雙證書。

服務人員親切的詢問我熊野古道以及朝聖之路的徒步路線並且確認印章跟護照等,沒多久已經寫好證書給我,是一張輕薄的宣紙證書,非常工整的寫著我的中文姓名,印有巡礼達成的字樣,服務人員對我說了聲「お疲れ様です」(你辛苦了),聽在心裡相當的欣慰,能夠得到這張證書著實不容易啊!

趁著還有一點時間,去「大齋原」走走,這裡是熊野本宮大社的舊遺址,被洪水沖刷後本宮大社遷移到旁邊,僅隔一條大馬路,唯一保留下來的鳥居也是日本最大的鳥居。再走回本宮大社,爬上一條長階梯後到社務所將你的雙證書拿給工作人員(宫司)看,他們就會帶你去擊鼓祝賀,宮司示範了一次給我看卻秒忘,雖然很不好意思請宮司幫忙攝影但機會僅此一次,還是厚著臉皮請他幫我拍了。

 

最後寫張明信片投到神社裡的八咫鳥郵筒,八咫鳥是熊野古道的吉祥物,一支有著三隻腳的烏鴉,傳說古代天皇參拜時迷了路,八咫鳥前來指引方向,投入八咫鳥郵筒裡神社會幫你蓋上特別的印章寄出,記得要貼好郵票。

東西方的朝聖之旅到這裡告一段落了…手捧著那張雙朝聖證書心滿意足的坐上回大阪的巴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