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度個假不小心去了馬丘比丘12 想登彩虹山先過天堂路

凌晨三點在旅社門口等?一點也沒錯,凌晨三點是我參加過最早的旅遊行程。

旅行社的遊覽車會來接駁每一位參加行程的旅客,一襲輕便運動服戴著牙買加色彩毛帽的西班牙導遊Patrick跟我打了聲招呼,我便靠著車窗又昏沉睡去。

「 Vinicunca」又稱「rainbow mountain」(彩虹山),它的起點是一個小村落「Quesiuno」這裡已經是海拔4500公尺,我們的目標是走到山頂5200公尺一賭彩色砂礫岩的天然絕景。

DSC01100-1

彩虹山的海拔高度相當的高,即使我曾經攀爬過日本最高富士山,知道自己沒有高山症,還是戰戰兢兢先吞了藥並且帶了備用藥品以防萬一,吃過非常簡單的早餐之後導遊便把話講明,普遍登山的速度是三至四小時,現在是早上八點,Patrick只會在山頂待到中午十二點就下山,四個小時內無法攻頂的團員必須自行折返否則會影響到大家回程的時間,體力不佳的人也可以雇用馬夫帶你騎馬往返,許多原住民在出發處牽馬等待,才60 Sol的價格,於是不少團員出發後便騎上馬悠閒地上山去。

DSC01125

我實在很想憑自己的體力上山,這看似平緩的山坡路並沒有太吃力的感覺,幸運今天是放晴的好天氣,只是前幾天連日的下雨讓草地都是爛泥巴,不一會我的鞋褲已經沾滿爛泥。

遼闊的山坡連綿不斷,從這裡眺望過去可以看到遠方紅色的山似乎還參雜著各種顏色,那是我要攻頂的「 Vinicunca」嗎?才剛看到一隻「llamas」(草泥馬)而感到欣喜不已之時便看到後頭成群的「llamas」(草泥馬)跟「alpacas」(羊駝)在草原上自在的奔跑著,第一次看到真實的萬馬(草泥馬)奔騰景象。

DSC01133

愉快的心情維持了兩個小時,隨著海拔漸高空氣稀薄、體力的流失,越到後面坡度越高,身體開始感到疲累痛苦。導遊跟團員的登山速度不一,所以大家並沒有走在一塊,不知道現在我行走到哪裡了,已經過了三小時我是否能在中午十二點之前攻頂呢?我試著調整呼吸想要加快腳步的時候,一腳踩進一灘爛泥坑裡,雖然一路踩過不少爛泥巴,但這次我感到這泥坑的黏稠度更勝先前,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快點離開這裡」,於是另一腳也往前跨了一步,我雙腳都陷進了泥坑,動彈不得,這種窘境大概只有在電影裡才會發生的片段。

慌張的左顧右盼有誰能救我,幾位騎著馬的旅客經過我身旁都投下憐憫的眼神說了聲:「OH MY GOD」,正巧一位馬伕拉著一頭沒有人騎的馬,我趕緊大喊:「help me」,馬伕把我一把抱起扶我坐上馬,這時候我的一雙登山鞋還緊緊地黏在泥沼中,馬伕幫我把鞋拔出來之後問我有沒有塑膠袋可以裝這雙看不出形狀的鞋,我只好把背包中的雨衣拿出來讓他包裹著,在這種不得已的情況下坐上了馬讓馬伕帶我上山,其實我已經離山頂不遠了,才乘馬二十分鐘便抵達登山口。

海拔5200公尺的山頂,風又大又冷,原住民在山頂賣著古柯茶(Coca tea),用來減緩旅客的高山症以及驅寒,看著「 Vinicunca」層層疊疊的美麗色彩,剛剛那一段走來艱辛的天堂路彷彿都值得了。

有位其他團的女孩出現了呼吸不順的狀況,躺在地上痛苦的流淚,導遊們趕緊上前拿出氧氣瓶讓她吸上幾口、精油按摩、有人買來古柯茶,我也趕緊將備用的高山症藥品遞給導遊,在他確認藥品之後讓女子服下,好讓她的症狀能夠得到舒緩。

DSC01177-1

DSC01200-1「時間到了!該下山了」,這時候我終於遇到導遊Patrick,很顯然我是在最後一刻才攻上山頂,才休息了片刻拍了幾張照片又要下山了。

以為苦難已經結束了嗎?這時頭頂飄來一片烏雲,幾滴細雨打在我的身上,回想我的雨衣因為包裹鞋子沾了許多爛泥便丟給了馬伕,這時候再多的悔恨都喚不回雨衣,我幾乎是用跑的想趕在大雨落下之前下山,但我的速度哪趕得及山要變天,走到半山腰雨已經大滴小滴地落下,原本走過的小徑因為雨變成淺淺的水流,到處都是爛泥跟青苔,一個不小心踩在青苔上,整個人摔在地上,又冷又疼,沒有一個旅客或團員過來扶我一把,大家只顧得了自己或是認識的親友,像逃難般地快步下山,只能靠自己咬緊牙爬了起來,出發前怎麼都沒想到來參加「彩虹山一日遊」需要經歷這番寒徹骨的磨練。

「you make it」(你辦到了)Patrick站在遊覽車前跟我說,心想不然能怎樣又沒有人會來救我,無奈地上了遊覽車,在沒有乾衣服能夠替換也沒有暖氣的狀況下,因為旅行社已經安排了膳食所以還得先去餐廳用過午餐、再搭乘三個小時的車程回到Cusco市區身體已經凍到麻痺,下了遊覽車後一邊發抖一邊快步走在寒冷的街頭,現在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快點回旅社洗個熱水澡。

One thought on “我去度個假不小心去了馬丘比丘12 想登彩虹山先過天堂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lose